Cin

“不知道该怎样向我永远不想离开的人道别。”
今天才深刻地体会到抓紧时间去看您每一场比赛的必要,能见到您和肖战指导可能是最后一次的协力作战,何其有幸。
无法理解肖指导作为带出大满贯的男队功勋教练只能选择第二志愿进入女队的竞聘结果。太遗憾了,太不甘心了,这样亲近又重要的人陪您走了十年,却要在如此特殊的时点分开。
很想告诉您我会一直支持,但又觉得无力,希望您和肖指导一切都好。
(收图版本无水印,来源不详,向摄影者致歉,如果您介意我会立刻删掉)

就丧

深夜里胡思乱想,总是坏消息,总是丧,即使有你在,世界也远远称不上好。
但明天还得出门,怀着对自己无知的惶恐,对懒惰的麻木,做除了忙和乱以外毫无感觉的事情。不知道兴趣是什么,追求在何方,莫名其妙就放掉了什么东西,也许是一生一次的机遇,也许是懵懵懂懂的情愫,也许是渺茫单薄的希冀和梦想。
然而我并没有勇气挑战风车,也发自内心地畏惧着不可知的一切,生怕悲剧的转折落下,连这点平淡的稳定也再够不着。
晚安吧。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给445先生

2016的夏天我搞砸了一件重要的事,但有幸没错过您。如果可以的话,想再伴您前行一段,想回报那些从您身上获取的温暖和力量。
愿您事事顺遂,喜乐安康,祝您畅快淋漓,不留遗憾。
生日快乐,大英雄。

-----------2017卡塔尔观赛随记-----------

2.23单打第一轮 4:1阿波罗尼亚

老大肿着脚踝发着高烧上场,步伐移动上似乎慢了点,变化也有减少,但感觉调动得不错毫不手软,每分必争。第五局打得真爽快,6:0一波三折的救球成功非常振奋,好几次扣杀和变线非常帅气。门外汉如我虽然只能看懂得分,但盯着他每一拍下去,每一球回击,心底的欢呼声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强——

欢迎回到你热爱的地方,不屈...

0529叶修生日快乐

叶修大大生日快乐!

啊哈哈哈蠢作者刚刚交完一个作业,还打算着估计11点了吧来码个段子给我叶生贺,结果一看零点了⋯⋯这段时间状态不好,估计也来不及写新的东西。我叶生快,愿你随心所欲,从容自由,世间无人如你,而我有幸遇见。 还有叶秋,生日快乐XD

生日快乐

迟到的生贺,叶神生日当天在轮回主场玩耍来着~
放一点share with you背景的小段子,填脑坑和混贺文嘿嘿嘿。
再说一遍叶神生快!

1 打败蓝雨的一百零一种方法
“然而前一百种都并没有什么卵用。”
要么顶着剑圣压力干掉第一术士
要么在队伍里加入叶神
⋯⋯
“第一百零一种呢?”
全妹子魔道学者队呀~
注:没人试过没人试过没人试过,重要事情说三遍,谁知道对面是一队羞涩的绅士还是被刺激到的单身狗( ̄▽ ̄)

2 微草祭典
就是那个欣赏星星花开,分发星星花种,王杰希在空中发射星星射线来当压轴节目的节日。
一大一小亮晶晶,漫天都是微草星

3 兴欣部活
Bgm “天堂和地狱”
(感觉已经太过简明概要地囊括了内容...

LLAP

USS TARDIS:

希望自己是有神论者,这样就会相信之后又是一个新的航程,又有再聚。

然而现在只剩定格了的回忆。

忍不住很悲观地想到Roy那句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但对于为ST所恩泽的我们而言,一代又一代,我们不会忘记。

你是不死的,你是永生的。


真的很幸运,曾与你一同生活在这颗生生不息的蓝色星球上。

如何将火狐打造成学术电子资源利器【作者:陈超

mark

设定控:

人人网原文链接http://blog.renren.com/blog/234565760/934706274


声明:本文是写给需要大量阅读外文文献的却在国内读书的文科狗的。如果你做的是中国的学问,本文对你几乎没什么帮助。如果你是理科狗,相比早已熟知如下方法了。这些方法网上都有,我只不过负责图文并茂地综合一下而已。


一,材料


首先,你要有一台私人电脑,本或台式无关紧要。这样,你才拥有DIY火狐的物质基础。


其次,你还要在电脑上装上火狐。本人的本本是windows系统。苹果或者系统的用法应该差不多。


二,理由...


0yongyong0:

十姑娘:



我不敢休息,因为我没有存款;我不敢说累,因为我没有成就;我不敢偷懒,因为我还要生活;我能放弃选择,但是我不能选择放弃。所以坚强,拼搏是我唯一的选择。


Welcome home you END

发生了一些事,抱歉没能及时更文。

送给@苏青岚 姑娘,希望你还满意这个故事~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他们,一切的一切归属于蝴蝶蓝


然后一切就如故事开头所叙述的,剑圣终于达成了“驾鹰平安降落在中心圣堂前而没有被击落”的成就,尽管一身红袍的荣耀第一牧师上前迎接时的锐利目光几乎能将人射穿一个洞。安文逸基本是小跑着跟在张新杰身后护送叶修穿过长长的走廊前往治疗室,全程低头避过卫兵视线(天啊上次他见到一大批光明骑士的时候还是在荣耀试炼中导致一个队伍团灭)。他只能看见深红色的长袍下摆在视野里不断拂动,并诚心诚意地在心中赞美偶像作为牧师的移动速度。

在将叶修安顿好之后,简要交代了...

© Cin | Powered by LOFTER